咕咚网

广州国际玻璃展览会,广州零部件展览会,上海国际智能家居展览会,广州酒店用品展览会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何况相隔万里,王妃也回不去,就算她有心帮着配制解药,见不到人,也无从下手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追求的目标,哪怕是他最亲的人,他也不会干涉,前提是,别把他算计进去。

第766章夏浅眸之伤 楚倾瑶看着夏浅眸,见她神情里似乎带着一丝哀痛。 “浅眸姑娘,接下来你有何打算,是继续留在这里,还是回海外去?” 夏浅眸想到了梅知遥,自从上次找过她之后,他就像消失了一般。但她知道,他一定还在这里。说不定就躲在暗处,窥视着她。 她有些心凉,他们是恋人啊!他怎么可以不相信她! “无双,你父皇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变动?”轩辕炙不太相信一个野心勃勃之辈,会因为几句威胁的话,就改变主意。 无双冷笑,“他非逼我成亲也可以,只要他不怕他心心念念的江山,葬送在我手上。如果他还不知悔改,我就让他亲眼看着玖月国灭亡。” 轩辕炙挑眉,他虽然与玖月皇东方政宁接触得不是很多,却知道他野心不小。以前他没和海外势力联系上,或许还能安于现状。现今,怕是没那么容易放弃。 “无双,你最近有东方瞬的消息没有?”楚倾瑶有些担心。 如果无双执意和东方政宁对着干,怕是他的处境会很危险。如果他继续不妥协,难保东方政宁不会起杀心。 “阿攸,我不怕他。这个太子之位,本来就是他强塞给我的。从我决定来昆仑境那一刻起,我就再也不是玖月国的太子。”无双一脸失望,眼中是满满的无奈。 他从来不相信自己父皇是手慈手软之辈,如今他们之间的关系早没了父慈子孝,或许他们之间,从来就没有过。 若是有,母妃又何至于会惨死。如果没有舅舅,他也早就死在冷宫里了。 往事不提,也不要想,那些都是血泪史。 “公子!”见他一脸凄楚,芸篱轻唤了一声。 “芸篱,我没事。”无双对她露出一抹极浅的笑容。如果有人想要杀他,他也绝不会坐以待毙。 轩辕炙目色深沉,想到了逸王东方政逸,“无双,逸王有什么打算?” 无双有些不屑,“他能有什么打算,他只是臣子,动摇不了君王的决定。” 夏浅眸的属下忽然走进来,对着她打了个手势,她起身道,“王爷王妃,我还有事,我们改日再会。” “浅眸姑娘有事,尽管去办。”楚倾瑶起身送她。 夏浅眸一走,芸篱也说要去看师公。无双说要送她过去,两人一起走了。 楚倾瑶眼中划过一抹痛苦,道,“炙,我要去看看惜陌。如果吴尚在路上没耽搁的话,妍儿也应该快到了。” “阿楚,我陪你过去。” 看过了花惜陌之后,两人刚一回来,七杀就带着一名暗卫进来。暗卫道,“王爷,夏浅眸又和那名男子接触了。属下怕被发现,没敢靠得太近。 “我猜,那个人应该就是她的心上人。”楚倾瑶道,“我倒是真想去看看,那个人到底有多出色,才会让她那么瞧不上无双。” 轩辕冷哼了一声,无双又不是有多好! “他们现在在哪?”轩辕炙问。 “住进了连城客城,不过属下感觉,他们之间好像有些误会。”暗卫把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,“那个人好像一直在质问夏浅眸,而她也一直在生气。” 楚倾瑶道,“炙,我想去那边看看。” “不许!”轩辕脸色一变,海外之人的功夫都极高,连他都没把握全身而退,何况阿楚还有着身孕。 楚倾瑶笑起来,“你想什么呢?我只是到那边随便转转,如果他们出来了,我就顺便看看。若是不出来,我回来便是。海外之人再蛮横,也不能不准我在客栈外面路过吧!” 轩辕炙还想拒绝,她已经将把双臂搭到他身上,“你抱我上马车。” 轩辕炙一脸无奈的将她抱了起来,让七杀去备车。 夏浅眸和梅知遥落脚的客栈,离他们的住处并没多远。他们走了四条街之后,就看到了暗卫所说的那家客栈。 轩辕炙撩开车帘看了眼四周,发现旁边有家茶楼。跳下车后,对楚倾瑶道,“阿楚,我们上去坐坐。” “好。”楚倾瑶把手递给他,被他搀下马车。 他们这边上了茶楼,因为要盯着客栈,便在大堂里找了个靠窗位置坐下。这个位置极好,正好对着连城客栈正门。不管任何人从客栈出来,都会落入他们眼里。 轩辕炙要了一壶花茶,又点了两碟点心,楚倾瑶边喝茶边吃点心,轩辕炙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外面。 等他们喝了一壶茶,突然看到夏浅眸从客栈走了出来。她才刚一出客栈,梅知遥就追了出来。 “浅眸,你给我站住。” 他一个纵身,已经将她拦住,眼中带着嫉妒,“夏浅眸,你是我的女人,既然你和那个东方无双没有关系,那就跟我回去。” 夏浅眸看着他腥红的眸子,眼中带着嘲讽。 她对梅知遥真的很失望,曾经她以为他们两情相悦,有一日,他一定给给她一个盛世的婚礼,娶她过门。 可如今呢!他找了过来,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 他竟然说,为了让爹同意他们的亲事,让她和他先生米煮成熟饭。她冷笑,梅知遥,是不是我所有的爱恋,在你眼里都只是一个笑话? 你真的在乎过我吗? 如果你在乎,会这样不顾忌我的名节? 她有些心寒,心底悲伤得差点哭出来。可她是夏浅眸啊,是合欢岛上的小公主,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和伪装。 “梅知遥,你又不是我的谁,你有什么资格管我?” 梅知遥被她眸子里的寒意惊到,半天才道,“浅眸,别置气了好不好?我们的关系,在海外,已经人尽皆知了。” 夏浅眸挑眉冷笑,她和他吗? 终究只是曾经的情侣而已! “我夏浅眸今日就当着你的面把话说清楚了,我以前年少无知才看上了你。梅知遥,我们不可能了。” 梅知瑶眼中寒气喷涌,似乎要将女子冰冻。 许久开口道,“我给你点时间考虑,浅眸,我梅知遥对你的心天地可鉴。浅眸,回去之后,我们就成亲吧!” “那你告诉我,要怎么成亲?难道要按照你说的那样,让我不顾廉耻的与你私合?梅知遥,你说这话时,可曾为我想过?我对你真的很失望。你就死了这份心吧!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你。” 夏浅眸一把推开他,气恼的跑远。 梅知遥忽然抬头,看向轩辕炙和楚倾瑶所在的茶楼。目光阴郁,带着一股恨意。 等梅知遥返回客栈,楚倾瑶道,“这个男人竟然叫梅知遥!” “怎么?”轩辕炙没明白她话里的含义。 楚倾瑶冷笑,真是白瞎了个好名字。 轩辕炙陪着她将点心吃完,才带她离开。在路上。楚倾瑶无声的叹了口气,没想到夏浅眸的眼光这么差,会看上梅知遥这样的男人。 看来她这次来夜染大陆是对的,最少能让她认清了一个男人的丑陋嘴脸。 “阿楚,别人的事,不是我们能插手的。”轩辕炙将她抱上马车。 “我知道,我只是在为浅眸姑娘惋惜。”楚倾瑶苦笑,如果无双没有芸篱,倒是可以考虑夏浅眸,他们之间,真的很般配。 可惜,夏浅眸来晚了。 两人回到府上,帝凤鸣就风风火火的来了。他一进来,就激动的道,“王爷王妃,素医阁的人已经查到了那个无颜姑娘,还送来了她的画像。” “如何?”轩辕炙问。 “我感觉她的容貌与我们帝家人很像。”帝凤鸣在地上走了两步才坐下,眼中的急切,让人觉得他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无颜。 楚倾瑶眸色微动,“少阁主稍安勿躁,是不是令妹,等你们相见了自会知晓。” 帝凤鸣点头,“本来此事我不想让父亲知道的,可下人不小心说漏了嘴。我好说歹说,才将他劝住,要不然他非要亲自去找无颜。我已经给凤华传了消息,让他在外面赶到天琼京里。先在暗处保护好她,等机会合适了,再将她带到昆仑境。” 楚倾瑶一惊,无颜去了天琼?那追烟是不是也去了? 还没等她寻问,轩辕炙已经道,“是我让追烟过去,替澈儿解毒的。如果无颜姑娘也在那边,有可能就是去找她的。” 帝凤鸣有些不高兴,如果无颜真是他妹妹,可不能被那个叫追烟的小子惦记了去。 “王妃,无颜如果真是舍妹,怕是她的婚事,自己做不了主。”他语带暗示。 楚倾瑶白了他一眼,这妹妹还没认呢!就想要保护起来了。 她道,“如果无颜姑娘真的喜欢追烟,你也不同意?” 帝凤鸣一滞,他很想说不同意,又怕惹恼了楚倾瑶。轩辕炙适时开口,“少阁主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,单说追烟那一手出自阿楚真传的医术,就让多少人忘尘莫及了。如果你强行拆散他们,你能保证给令妹找到更好的?” 楚倾瑶轻笑,“如果我是少阁主,就不会干涉太多。你只要尽情享受与妹妹重逢的喜悦即可。至于他们之间,最后能走到哪一步,顺其自然吧!” 帝凤鸣自然知道追烟是楚倾瑶的徒弟,也知道那小子有几分本事,要不然也不会独自掌管苍隼国的医馆。 可他的妹妹,好不容易就要找回来了。连家门还没进,就这么让人哄走了,他真的不甘心!FL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皇上对他的猜忌,他懂。可他已经决定要走了,便要走得干干净净,利利落落,三万暗军还回去后,天琼也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。

楚倾瑶和帝凤鸣刚走到半路,就遇到轩辕炙,他道,“我听说鬼医回来了?他还是什么都没记起来吗?”

“你以为你是谁?我素医阁内部的事,就凭你也有权知道?”楚倾瑶一脸讥讽。

“不是,听说是被抱出去洗澡,忽然就夭折了。”

第280章不会让他死 “这里有我。”她冷声。 好在她习武后,也研制了一些治疗内伤的药物,此时早忘了背人,一古脑的从系统里掏出来,自己先吞了一大把,然后全都推给七杀,“七绝呢?”她问。 “醒了,只是还不能动。” 将七杀赶走,她已经冷静下来,再次开启医疗系统,诊断的结果却让她怒不可遏,差点发疯。没想到境主不但倚强凌弱,还是个无耻的卑鄙小人。因为他下的毒,她根本解不了。而且除了中毒之外,他的最后一击,已经把轩辕炙打得两处骨折,身上到处是血口子,有的地方还在不停的淌血。 素御天,总有一天,我要把他今日所受的重重苦难,十倍百倍的还给你。 她不忍轩辕炙痛苦,拿出麻醉剂,给他打了一针,让他进入深度睡眠。看了看山顶,这里风太大,根本不适合医治。只好从系统里拿出夹板将断掉的骨头简单固定住,又取出一具担架,准备先把轩辕炙抬下山。 因为她也受了不轻的伤,担架拿出来后,坐在地上喘息了半天,才有力气再次站起来。听见身后静悄悄的,不由一愣,回头就看见醒来的暗卫,全都死咬着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。 “七杀,他们嗓子怎么了?”她问。 七杀小心的过来,一脸自责,“王妃,兄弟们保护主子不利,没脸说疼。” “你们这是何苦,受伤了会痛这是自然反应。”楚倾瑶从系统中又掏出十几包止痛药,让他给大家分下去,一人两片。又掏出一大堆纱布和正骨的夹板,还有消肿化瘀的各种药,统统交给七杀。 “回去之后,让大家去废宅,那里的孩子们会接骨。”境主的内力那么强悍,肯定有不少人骨折,“找几名伤势最轻的暗卫过来抬王爷下山。”刚说完,就听到有人从下面上来了。 她抬头,见是无双公子贺兰唏还有瑜苍南,在他们身后,还带着不少侍卫,想来应该是贺兰大将军的人。 “楚倾瑶,你怎么样?炙哥哥呢?他人在哪?”贺兰唏一看到侍卫们的惨状,立时气得双眼通红。 “在这里,你们来得正好,快点把他抬回去。”楚倾瑶指着地上的轩辕炙。 贺兰唏对身后的瑜苍南道,“快,快点把炙哥哥抬回去。”又对着众人道,“今日的事情,不得外传。” 无双公子来到楚倾瑶面前,伸手给他诊脉,楚倾瑶无力的道,“你什么时候成大夫了?我没事。” 无双公子冷着脸,“我给你的续命丹,你竟然没吃?” 楚倾瑶坦然的迎上他的双眼,“因为他比我更需要,我是他的妻,他好我才能好。”无双公子不语,心里头到底还是羡慕的。 当侍卫把轩辕炙抬到担架上,楚倾瑶将他固定好,这才让人往山下抬。 “楚倾瑶,这是什么?哪里弄的这么好的东西?”贺兰唏上前扶住她。 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在山上捡的。”她力气有些不济,每次说话,胸口都翻腾不已。无双公子看着她逞强的样子,一手推开贺兰唏,直接抱起她就往山下飞去。贺兰唏一惊,“东方无双,你等等我。” 到了山脚下,看到已经等在这里的马车,楚倾瑶心里一暖,没想到他们想得这么周到。无双开口,“阿攸,抱歉,我来晚了,来之前忽然接到云川的来信,所以耽搁了。” “不晚,你那颗续命丹可是救了王爷一命。”楚倾瑶很感激,这份大恩情足够她铭记一辈子。其实那么好的药,人人都需要,有续命丹在手,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。 等到侍卫将轩辕炙抬上来,楚倾瑶见他昏迷之中还紧皱着眉头,眼睛一酸,再也控制不住心内的悲伤,眼泪不停的往下流。 轩辕炙,你说过会带我去一处山清水秀之地过完余生,你忘了吗?诺言还没兑现,你不准死。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,我还想去边塞看大漠斜阳,去草原看云朵一样的羊群……如果没有你,再好的风景也没意义。 “楚倾瑶,你不是大夫吗?怎么就知道哭?”贺兰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她这才知道车上还有别人。 抹了抹眼泪,问道,“你怎么来了?” “是在路上遇到了东方无双,是他告诉我说境主来了,让我多带点人过来。”贺兰唏有些绝望,忽然抓住楚倾瑶,“楚倾瑶,你说实话,是不是炙哥哥活不成了?你告诉我,是不是真的?” “我在,他就不会死。”楚倾瑶眼神凌厉起来。随即双眼一闭,再次开启医疗系统,开始给轩辕炙做更加全面的检查。 结果出来后,还是查不出来是什么毒,她心情沉重的闭上眼睛,她需要抓紧时间休息,回府才能医治他们两个。 她清澈的眸中眨起冰冷的杀意,这一战他们输了,以最凄惨的方式完败。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,她从来没这么沮丧过,轩辕炙,漫天妖,全都身负重伤,危在旦夕。 马车终于回到炙王府,贺兰厚德正心急如焚的等在天寂阁门口。看到被抬回来的轩辕炙时,他马上扯住贺兰唏,急声道,“王爷到底如何了?” “爹,就是你看到的样子。”贺兰唏只知道轩辕炙伤得很重,重到什么程度,她并不清楚。她看向楚倾瑶,见她已经跟着进院了。 贺兰厚德道,“王爷伤成了这样,那境主呢?” “爹,我没看到境主,听说是走了。”贺兰唏脸上露出悲壮的神情,炙哥哥再加上那么多的暗卫,听说还有毒门漫天妖,都不能接下境主的一招。那么强大的一个人,为什么要和炙哥哥做对?素如一就是个害人精。 “你们守在这里,我去趟宫里,和三皇子商量商量眼下该怎么办。”贺兰厚德急急的走了。眼下三皇子刚被立为太子,根基未稳,炙王又出了这样的事,天琼可千万不能乱啊! 无双公子听说漫天妖也在这里,主动提出去照顾他。 素如一听到声音,问昆一,“外面这么吵,发生了什么事?” 昆一犹豫着,不知该如何回答,见素如一起身往外走,这才道,“是境主来了,打伤了炙王。” 素如一愣住,父亲来了怎么没来看她?她迈开步子向外跑去,差点与贺兰唏撞上,急声道,“贺兰唏,我父亲在哪里?” “素如一,我要杀了你。”一看到素如一,贺兰唏的眼睛就红了。都是这个女人,如果不是她死缠着炙哥哥,能有今天的事吗? 昆一身子一闪,已经将素如一带离了刚才的地方,怒声道,“贺兰唏,你敢动大小姐一下,看境主会不会灭了你天琼!” 贺兰唏气恼不已,“素如一,你还有什么脸呆在炙王府?炙哥哥差点死在你父亲手上,你知不知道?你走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 素如一大惊失色,冷眼看向昆一,“父亲来了,你为何不通知我?” 昆一为难的道,“大小姐,境主说他想先和炙王谈谈,属下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”其实,是境主责令他,看好大小姐,不准她出城。 素如一向轩辕炙房里走去,刚到门口就被七杀拦下,“如一小姐,王爷重伤,闲人不得进入。” 素如一担心轩辕炙,立刻道,“七杀,你让我去看一眼就行,看完我就出来。” 七杀冷着脸,“如一小姐,你还是回昆仑境吧!这门亲事我们炙王府高攀不起,境主亲自出手将王爷打成重伤还觉得不过瘾,又给他下了剧毒,你再留下来,只会让我更看不起。”七杀也是割出去了,与其这样窝囊的活着,还不如有点志气。 素如一脸色一白,父亲怎么可以这么对炙哥哥? 她伸手去推七杀,“你让开,我要进去看看炙哥哥。” 贺兰唏知道七杀也受了重伤,挡在他前面一拳将素如一逼开,不客气的道,“素如一,求你,放过炙哥哥吧!你的喜欢,他承受不起,难道你非要看到他死才开心吗?” 素如一觉得心口像被人用利刃一下一下的割着,徒然升起一股恐惧,她不想炙哥哥死,就算是自己死,也不想让他死。 泪意汹涌的奔腾而来,却被她死命的压制,她吸了下鼻子,“七杀,贺兰唏,我只看他一眼,看完就走。这样也不行吗?” 七杀皱眉,明显不相信。贺兰唏疑惑的道,“素如一,你说真的?” “是,看完就走。”素如一看着房门口,真希望他会突然出来,哪怕只是出来骂她一顿,那至少证明,他还好好的。 屋里传来楚倾瑶的声音,“七杀,让她进来。” 七杀不甘的闪开,看着素如一脚步沉重的进屋,昆一略一犹豫,最终站在原地没动。素如一进屋的时候,楚倾瑶刚把轩辕炙的衣服脱掉,此时他身上正盖着锦被。 素如一看着床上面如金纸的男子,心疼得要命,忍着扑上去的冲动,难过的道,“他还能活吗?” 楚倾瑶冷笑,“我不会让他死的。”加我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轩辕炙在躲开长箭后,就知道无双有危险,危机时刻,只好将手中的长剑抛了出去。叮的一声大响,长箭被磕飞。

岸边又有人从船上下来,是花惜陌和花千妍。

楚倾瑶并不打算多说,干脆转移了话题,“绵姨,再有几天,我们要去一趟毒门,你如果有什么事,就到府上来找七绝。”

楚倾瑶紧张的道,“那你在意谁?你可是想起了什么?”

夏浅眸暗瞪了他一眼,七杀只当没看到。

“云暮,我好像听到楚倾瑶的声音了,她是不是来了?”贺兰唏握住云暮的手。

“糊涂!”轩辕炙有点恨铁不成钢,“芸篱,你太自做主张了,你这么做,可想过东方无双的感受?”

第247章三皇子归来 可偏偏这模样了,他还是一语不发,有人大声道,“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骨气,都被打这熊样了,竟然吭都不吭一声。” 听了这话,楚倾瑶差点笑出声。 东方铎没想到宇文景瑞这会功夫就被人打成了这德性,不满的看着楚倾瑶,“炙王妃,我们好意来你天琼做客,更是特意来恭贺左相大人的新婚之喜。你竟然叫人打了苍隼国的皇子,难道你不想与我们两国交好,是在故意破坏与邻国的关系?” 楚倾瑶漠然的看着他,嘲弄的道,“定王殿下,你是用哪只眼睛看到我让人打他了?” 马上就有人听不下去了,大声道,“这位王爷,宇文景瑞动手打人你怎么不管?怎么我们一还手,你就出面替他喊冤?还有我告诉你,打他是我们自发的行为,和炙王妃一点关系都没有。你要是想替他报仇,尽管出手,我们天琼这么多百姓,还怕了你不成?” 这人见刚才打宇文景瑞时,他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。就以为东方铎肯定也和宇文景瑞一样,一打一个扁。心里痒痒的,有点打上瘾了。 东方铎铁青着脸,知道再理论下去,他也说不过这些刁民。只好道,“抬他去找大夫。”又威胁的对楚倾瑶道,“炙王妃,如果宇文景瑞死在天琼,我看你要如何和苍隼国交代。” “本王给你交代,你敢要吗”轩辕炙的声音在前面响起。他先是把楚倾瑶从头看到脚,见她毫发无伤,这才冷眼看向东方铎,“定王殿下,以后没事少来我天琼。” “我千里赶来,自然是为了向左相大人道贺。”东方铎故意如此说,他可是知道炙王和左相这个岳父不对盘。 “既然是来道贺的,就别在这里碍眼,别让本王再看见你挑事,否则天琼就是你的埋骨之地。”轩辕炙不耐烦的收回目光,走过来牵住楚倾瑶的手,“阿楚,有没有吓到你?” 楚倾瑶展颜轻笑,“王爷来得正是时候。”就算他不来,她也不怕。但被人如此在意,心里觉得暖暖的,这是她的男人哦! 东方铎一脸愤怒,可这里是天琼,由不得他胡来,一边命人守好宇文天清,一边让人先送宇文景瑞去看大夫。这才让人往里通报,一个人进了左相府。 他进去之后,也只是和楚亦群客套了几句,把临时准备的贺礼送上,就带着宇文天清直接去看宇文景瑞。 “阿楚,你进去吗?”轩辕炙问。 “不了,现在进去肯定看不到新娘子。”楚倾瑶对着贺兰唏做出惋惜的表情。贺兰唏因为看到了楚云暮,对看新娘子的事也没那么固执了。耸耸肩,表示无所谓。 “炙哥哥,你怎么来左相府了,难道是来送贺礼的?”贺兰唏觉得不太可能。炙哥哥有多不待见左相,她相当清楚。她看了眼楚倾瑶,如果嫂子是左相的亲生女儿,也许这关系还能缓上一缓。 现在嘛,根本没可能。 轩辕炙脸色顿时一冷,“是皇上命我替他送上贺礼,所以本王不得不走这一趟。” 贺兰唏一听,赶紧道,“炙哥哥你都亲自登门了,炙王府不送吗?” “不送。”轩辕炙冷声,他和左相还真没这个交情。对着七杀一使眼角,七杀命人找到左相府管家,指着远处的马车道,“这上面是皇上送给左相大人的贺礼,恭贺他与北宫长公主新婚之喜。” 左相府管家受宠受惊的上前来,一揖到底,刚要说话,就听炙王道,“礼已送到,本王还有要事,先走一步。” 管家一愣,赶紧陪笑道,“王爷留步,小人马上去请我家老爹。” “不必。”轩辕炙拉起楚倾瑶一同坐上王府马车。贺兰唏无耐道,“云暮,看来需要你送我回去了。” “正好我们一起走走。”楚云暮淡笑。 贺兰唏点头,两人谁都没再看一眼左相府,并肩走出这条街,见前面不远处飞来两骑,贺兰唏定睛一看,立刻激动的大叫,“是三皇子,三皇子回来了。” 楚云暮自然也认识三皇子,将贺兰唏拉到路边,由着她对着三皇子挥手。三皇子轩辕衍见到拦路之人正是贺兰唏,翻身下马道,“贺兰郡主,你怎么在这里?” “今日是左相大人娶亲,我是出来看热闹的。” 三皇子虽然最近一直没在京里,却一点也不妨碍他接收京里的消息。每当京里有什么大的变故,于剑雪都会通过医门的渠道打听得到,并第一时间告诉他。所以他对左相大人是谁,相当清楚。 “那炙王去没去?”三皇子急忙问。 “刚走,应该是回王府了。”贺兰唏的目光落到后面的马上,只见马背上端坐着一名明眸皓齿的白衣女子。 三皇子介绍道,“郡主,这位是医门三长老的弟子于剑雪,当初就是她救了我一命。” 于剑雪从马上跳下来,对着贺兰唏一抱拳,“在下于剑雪,见过郡主。” “剑雪姑娘,本人贺兰唏,幸会。”贺兰唏赶紧回礼。 三皇子看了眼楚云暮,虽然疑惑却什么都没说,而是道,“我有事急着要与皇叔商量,郡主,我先走一步。” 贺兰唏两人让到一旁,看着三皇子和于剑雪上马后,疾驰而去。 “云暮,既然三皇子回来了,我们也去炙王府吧!”贺兰唏想听听三皇子和二皇子当初是怎么出事的,还有他都回来了,那二皇子什么回来。 楚云暮却摇头,“唏儿,我的身份不允许我去打听这些。如果你想去,我送你。” 贺兰唏歉意的一笑,“我都忘了,那我们就不去,云暮,你陪我逛街吧!然后我们再买点东西,去看看孙姨娘。” 今天这个日子,孙姨娘应该是最伤心的人。去送云杉时,从她那双哭肿的眼睛里就看出来了。 贺兰唏扫了眼楚云暮,其实他还是在意楚亦群的吧!要不然为什么会带着面具过来? 楚云暮同意后,两人往闹市场走去。 楚倾瑶和轩辕炙刚下马车,三皇子和于剑雪就到了。看到他回来,轩辕炙的眸光起了波动,却将情绪控制得很好。 “皇叔,皇婶。”三皇子显得很激动。 “三皇子,剑雪姑娘。”楚倾瑶脸上带笑,终于看到一个皇子平安归来,真的是太不容易。但愿五皇子也能吉人自有天佑,顺顺利利的回来。 “见过炙王炙王妃。”于剑雪轻身一礼,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。 “去我的碧落院吧!”楚倾瑶带着大家往里走。 “皇叔,医门的几位长老都在你的院子里?”三皇子瞅了眼于剑雪。 “和医门的长老无关,是我和素如一打赌,一年内不能去天寂阁找王爷,所以只能委屈你们去我的小院了。”楚倾瑶笑道。 “皇婶都不觉得委屈,我们更不会。”三皇子看向皇叔,不明白他到底怎么想的。明明对皇婶很好,干嘛还让她住这么狭小的院子? “你别看我,是她自己不肯搬出来。”轩辕炙觉得委屈,忍不住辩解。 三皇子觉得皇叔是糊涂了,素如一一直住在主院,你让皇婶搬哪去?难道离开碧落院,再随便找个院子住下?那搬不搬有何意义? 可他做为晚辈,这话已经是指责了,他实在是说不出口。只好道,“皇叔,素如一什么时候走?” “没定。”轩辕炙一脸淡漠。心里却知道,应该用不了多久了。禁药令一发布,双方就会撕破脸,她还赖在这不走吗? 进了碧落院,红檀上了茶点,大家坐下。 “三皇子,你的伤都养好了吧?听说最近一直是剑雪姑娘在照顾你。”楚倾瑶打量着三皇子,肤色健康,已经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。 “回皇婶,都好了。我能平安回来,都是托了剑雪姑娘的福,如果不是她,我早就陪着那些暗卫一起死了。”他脸上现出狠意,那晚的厮杀太惨烈,鲜血,惨叫,呼喊,火焰,虐杀……这些,总在他梦里浮现,这辈子怕是很难忘记。 他虽然不喜欢二皇兄,却在听到他平安脱险后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就算他现在去了滇南,也是被父皇逼的。如果没有亲身经历那一晚,谁都不知道他们心中有多绝望有多不甘。 就算有一天,二皇兄带着滇南的大军攻回京城,他都会觉得理所当然,因为他们有一个丝毫不念骨肉亲情,狠毒成性的父皇。 三皇子沉思片刻,“皇叔,他……父皇的状况如何了?” 轩辕炙知道那件事,已经在三皇子心里种下了一根刺,这辈子很难拔出去。 轻声道,“当日他出口偷骂素如一,被暗卫听到,一脚踹成了瘫痪,身子怕是废了。”说到这里,眸子突然狠厉起来,“最可笑的是,太后还想让贺兰郡主进宫,还想许她皇后之位。” 三皇子一脸气愤,父皇狠毒无耻也就罢了,怎么皇祖母也学他?他有些不相信的问,“皇叔,真的是皇祖母提出来的?” 轩辕炙看着他,“你既然回来,可以自己去打听。但此事,本王第一个不同意。他娶谁都行,就是贺兰郡主不行,本王和王妃可是把她当妹妹。”FL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她心里有些不舒服,可那又能怎样。她没权利质疑不是吗?

她心里有些不舒服,可那又能怎样。她没权利质疑不是吗?我為你痴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