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普陀山云雾,舟山至普陀山快艇时间,普陀山求什么最灵,普陀山佛教网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18:0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林绾绾?! 怎么可能! 她不是已经……死了吗! 萧煜震惊的望着林绾绾,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,越看他越不确定,此时的林绾绾还穿着那一身华丽的戏服,发饰精美,妆容精致。她斜斜的倚在一只太师椅上,眸光流转间风情万种,魅惑天成。 这气质……怎么可能是林绾绾能有的。 “阿煜哥哥?阿煜哥哥!” 见萧煜的眼神落在林绾绾身上久久没有挪开,林薇恨的一口银牙都差点咬碎。 她掐紧掌心,身体突然踉跄了一下。 萧煜慌忙扶住她。 “怎么了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 “嗯!”林薇脑袋倚在他的肩膀,闭着眼,柔弱无力的说,“突然觉得有点头晕……” “是不是中暑了?” “有可能。” 萧煜顾不上那么多,赶紧扶着林薇走到一个树荫下,见状,小倩立马搬了一张躺椅过来,又找来了一个风扇,插上电,风扇就呼呼的转动起来。 萧煜拿了瓶冰的矿泉水放在她额头,满脸关切,“好点了吗?” “嗯,好多了。” 他们两人相处,工作人员和演员们也非常有眼力见儿,都离的远远的。 萧煜搬了张凳子坐在林薇身边,瞧她热的两颊通红,心疼的不得了,“你啊,身体本来就不好,还非要做这么辛苦的职业……” “人家喜欢嘛!” 萧煜无奈。 他拧开矿泉水的瓶盖,递到她唇边,“喝两口降降温。” 林薇乖巧的喝了两口。 两个人在树荫下聊剧组发生的事儿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林绾绾身上。 “阿煜哥哥,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,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一直拖到现在,可是越拖我心里就越是不安。” “什么事,你说?” “刚才你看到的那个演员,是姐姐!” 萧煜愣住,“你说,什么?” 刚才那个女人真的是林绾绾?! “姐姐是通过试镜进组的,刚开始我在剧组见到她的时候也吓了一跳,我觉得她像姐姐,但是又不太确定,所以就特意打电话问余总,余总告诉我,试镜的这个女孩名字就是叫林绾绾,我这才确定了她就是姐姐。” 林薇低着头,苦笑着说,“我真的不明白……既然她没死为什么没有回来找我们,反而让我们都以为她去世了。阿煜哥哥,其实这些年我对姐姐一直都很愧疚,当年,如果不是因为我,你也不会失去理智那样对待姐姐,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情的发生了……” “薇薇,这件事不怪你。” 是林绾绾先拿水果刀捅了薇薇的,她什么都没有做,怎么能怪她。 “可是,姐姐肯定是恨上我了。”林薇吸吸鼻子,眼睛里泪光浮现,她紧紧抓住萧煜的手,面带忧色,“我打听到姐姐这几年去了M国,半个月前刚刚从国外回来,可她一回来,哪里都没有去,偏偏来了《婉妃传》的剧组。我是担心,担心……我知道我欠姐姐的,如果她想报复我,那我也认了。” 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林薇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来,“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才历经磨难走到一起,阿煜哥哥,我真的经不起这么多的变故了,我现在只想跟你白头偕老……” 萧煜面色一变,“林绾绾找你麻烦了?” 林薇眸光躲闪,“没,没有……” “薇薇,跟我说实话!” 林薇为难的咬住嘴唇,“都是一些小事,不要紧的。” “说!” 林薇苦笑,这才无奈的说,“我跟她有不少对手戏,她有时候会在戏里找我的麻烦……不过这都不要紧,姐姐心里怨恨我,如果这样做能让她心里的怨恨平息一些,那也是好事。” 那天和林绾绾对戏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忘词,可她认定了,绝对是林绾绾在搞鬼。 “傻丫头,你怎么这么傻!”听她说了这么多,萧煜心疼的不得了,“这些事情怎么不告诉我?” “都是一些小事……” “你的小事在我这里都是大事!”萧煜打断她,沉声说,“更何况,当年的教训你还没有忘记吗?三年前,你就是因为处处忍让她太多,才导致她越来越嚣张,越来越过分,最后竟然还对你动了刀子!” “这都是我欠她的……” “别胡说!” 林薇吸吸鼻子,“阿煜哥哥,其实我现在比较担心姐姐……” “她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 “我听余总说,《婉妃传》的宸妃本来都定下了潘静云,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后面又变成了姐姐……还有,今天早上有神秘人往剧组送了好多东西,点名说送给姐姐,一共十二个箱子,箱子里满满当当的放的全都是黄金首饰……” 林薇故意说一半留一半,引人无限遐想。 她侧首,果然看到萧煜的脸色已经是铁青一片。 “阿煜哥哥,你也知道,娱乐圈里龙鱼混杂,什么人都有,这个圈子就是一个大染缸,我在圈子里能发展的顺风顺水,那是因为阿煜哥哥在背后给我撑腰,所以也一直没有人敢打我的主意,可是姐姐不一样,她刚进圈子,什么都不懂,人又长的绝美,我是担心她会误入歧途。” 萧煜深吸一口气,他没好气的点点林薇的额头,叹息说,“你啊,不担心自己就算了,还去担心林绾绾,真是……” “她毕竟是我姐姐,而且爸爸对我这么好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姐万劫不复。” 萧煜重重的叹息,“如果她也能这样想多好。” “阿煜哥哥……” “这件事儿你别担心了,如果她真的要自甘堕落,就算你说再多,担心再多,也是枉然。” 林薇一脸紧张,“可是……” “好了,别可是了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和行为付出代价,她当然也一样!” 萧煜打断林薇的话。 如果林绾绾死了,他心里对她还有愧疚,可既然她没死,那他的愧疚也就没了。 想起当年林薇浑身是血的场面,萧煜现在还胆颤心惊,他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次! 思及此,他猛然站起,嘱咐林薇,“你在这里好好休息,我找机会跟林绾绾谈谈!” “……好。”

萧衍才不理会自家老哥的冷脸呢,不要脸的凑到林绾绾面前,“嫂子嫂子,这么冷的天很难打车的,你就发发善心,让我哥带我一程,好不好?”

萧衍才不理会自家老哥的冷脸呢,不要脸的凑到林绾绾面前,“嫂子嫂子,这么冷的天很难打车的,你就发发善心,让我哥带我一程,好不好?”

林睿小脸一黑。 姐姐? 他看了一眼心肝,脸上的嫌弃之色连氧气罩都盖不住。 心肝怒,“弟弟,你这是什么眼神哪?” 嫌弃的眼神! 睿睿看一眼心肝,“我是哥哥……” “可是麻麻明明说我是姐姐的嘛!”心肝嘟起嘴巴,一脸不开心。 “妈咪说了……她是剖宫产。” 是啊。 有问题吗。 心肝疑惑的挠挠爆炸头。 睿睿喘了口气,一本正经的说,“剖宫产……谁在上面肯定就是……谁先被拿出来。如果是顺产,肯定我先出生……所以,我是哥哥。” 心肝一脸懵逼。 还有这种说法? 心肝又挠挠头,“可是……如果是顺产,也有可能是我先出生啊。” “不可能!”睿睿断然否决。 “为什么?” “因为你又笨又胖……肯定,跑不过我。” 好像……也是哦。 心肝成功的被忽悠了。 “所以,我还是哥哥……” “哦!” 心肝郁闷的点点头,“知道了……” 在睿睿定定的眼神下,她嘟起嘴,无奈的喊了一身,“哥哥!” 睿睿心满意足的笑了。 心肝看他笑了,郁闷立马被一扫而空了。 唔…… 只要能跟睿睿在一起,不管是弟弟还是哥哥她都开心啦。 “哥哥!” “嗯!” “哥哥!” “嗯!” “哥哥,哥哥,哥哥!” “嗯!” 兄妹俩相视一笑。 林绾绾看着两人相处的模样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 很快,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。 睿睿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,神色也有些疲惫,一旁的护士赶紧走过来,“半个小时的时间到了,病人该休息了,你们也赶紧出去吧。” “……好吧。” 心肝依依不舍。 护士小姐温柔的笑笑,“好了小朋友,明天这个时间你还可以来看你哥哥哦。” 心肝眼睛一亮,“好!” 说着,心肝低头跟睿睿告别,“哥哥,你好好休息,心肝明天再来看你。宋连城叔叔说了,三天后就可以做手术了,等做完手术,哥哥就能好起来,还能跟之前一样陪心肝玩儿了。” “嗯!” 林绾绾摸摸小家伙的脑袋,“什么都别想,任何事情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,知道吗?” 小家伙点点头,“嗯!” “我和妹妹先出去,明天再来看你。” “好!” …… 重症监护室外。 外面的长椅上坐满了人。 姜宁和老爷子挨着坐在一起,萧衍坐在旁边。宋连城还要工作,先离开了。许易和冷君临则坐在另一侧的长椅上。 只有萧凌夜直挺挺的站在门边,没有坐下。 “哥,你也一夜都没有休息了,坐下休息一会儿吧!” “不累。” 不累才怪了。 他一整夜没睡,之前还提着一口气,发现心肝和睿睿的配型成功之后,这口气就顺下来了,顺下来了之后觉得自己眼皮都快睁不开了。 萧衍没骨头似的靠在椅背上,张嘴就打了个哈欠。 姜宁狠狠瞪他一眼。 萧衍,“……” 这是几个意思啊。 “没个坐相!” 姜宁心情本来就不好,看到萧衍这样,忍不住就找他的麻烦,“就你话多,吵死了!” “……” 柿子捡软的捏啊! 萧衍慢悠悠的来了一句,“妈!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!” 姜宁面色一僵。 “这次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,如果不是你让人绑架了睿睿,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!之前绑人的时候爽,现在好了,绑到自己的亲孙子了……啧啧!我跟睿睿这孩子也相处了挺长时间了,以我对他的了解啊,这孩子记仇!特别记仇!你这次把他给得罪了,看他不记恨你才怪了。” 姜宁面色更僵了。 老爷子冷飕飕的看了萧衍一眼,“闭嘴!” 有老哥给他撑腰,他才不怕他们呢,萧衍摊摊手,“我又没有说错!我这么跟你们说吧,睿睿最爱的人就是小绾绾了,老妈绑架他想胁迫小绾绾,这对睿睿来说绝对是不能原谅的事情。老妈倒好,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想判个孙子,真的有孙子了,把他得罪的彻彻底底的,我看啊,要等睿睿叫声爷爷奶奶,你们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!” 一番话正说到姜宁的痛处。 他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个最毒的死孩子! 姜宁咬牙,“萧衍,你能不能不说话!” “抱歉,不能!” “……” 姜宁咬牙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 老爷子不忍心,警告的看了萧衍一眼,他年轻的时候是军人,一身正气,眼神也是非常凌厉的。 “阿衍!够了!” 够了就够了呗。 萧衍抖着腿,脸别到一旁去了。 “老公……那孩子,真的会记恨我吗?” 老爷子安慰她,“不会的,才三岁的孩子,他跟心肝是龙凤胎,性格应该也差不多。你看心肝,就算再生气都不记仇,用漂亮衣服或者是好吃的哄一哄就好了。” 姜宁眸光浮现出亮光。 一旁。 萧衍慢悠悠的来了一句,“呦!那你们可想多了!睿睿这孩子跟心肝的性格还真是相差甚远。别看人家才三岁,聪明又深沉,可不是心肝那么好忽悠的。” 姜宁的刚刚亮起来的眸光顿时又暗淡了,她吸吸鼻子,眼圈立马就红了。 老爷子咬牙,恨恨的瞪了萧衍一眼。 “老公……” “嗯!” 姜宁犹豫了一下,“我今天一天就跟做梦似的,你说,那孩子真的是我们的孙子吗?” “应该没错了。” “可,万一搞错了呢?”姜宁有些不放心,她突然看向萧凌夜,“凌夜,你过来一下。” 萧凌夜面色冷然,身形没动,“有事吗?” “……” 姜宁心酸不已。 这个儿子以前也是面瘫脸,可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,她明显感觉到,儿子对她的态度更淡漠了。 姜宁吸吸鼻子,“儿子,妈妈真的是为了你好。” 萧凌夜抿紧嘴唇。 所谓的好,只是她认为的而已。 “凌夜,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怀疑吗,我不是怀疑许家小子……我是觉得有些不真实。反正还在医院,要不……你跟那孩子再做个亲子鉴定?”

“擦!看不起人是吧,觉得我买不起还是怎么样,狗眼看人低的玩意儿,顾客是上帝懂不懂,老娘是来消费的,不是来受你们的鸟气的!”

萧煜全程没吃东西,就端着一杯红酒,小口小口的抿着。

林双双直起腰,愧疚的说,“我知道大家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,今天,在这里,我会一一解答的,大家请问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