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四川汽车客运票务网,黄河票务网靠谱吗,成都汽车票务网站,都市票务网可信吗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6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唇分之时,粥已经冷了,他命红檀再去换一碗。

瑜琊一身长裙,进来就给楚倾瑶行礼,“瑜琊见过王妃。”

“到了万不得已,自然要先下手为强。”楚倾瑶眸中染上一层忧色。

凌墨心里一软,“娘,那您请上坐。”

他说完,又威胁的看了眼轩辕炙,她的眼神轩辕炙读懂了,她在警告他。

随着房门再次被打开,里面的男子心满意足的走了,随后又进来一个。

第365章惹恼漫天妖 “这不可能!”花娘难以置信的看向楚倾瑶,“前门主一生未娶妻,何来的女儿?门主又何必编出如此笑话,来欺骗大家。” 逆风有点懵,毒门前任门主楚清萧竟然有女儿?漫天妖那么在意楚倾瑶,难道他早就知道她的身份? 可当他听见花娘在质疑门主时,来不及多想,就大声道,“花娘,你跟我出去。” 花娘用力挣扎,“我不走,逆风你放手。” 逆风气得脸都紫了,花娘一向知轻重懂进退,今日这是怎么了? “逆风,让她说。”漫天妖道,“说完就让她滚!” 花娘蓦地一惊,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。逆风赶紧扶起她,同时匆忙的为她诊脉。然后惊呼一声,“门主,花娘的脉相怎么跳得这么快?” “逆风,把她带下去,别再让我看到她。”漫天妖压抑着怒气,如果不是看在这些年花娘也不容易的份上,今日定不饶她。 “门主,花娘应该是被人下药了,要不然不会这样。”逆风记得有一种药,服用后能让人神智失常。 “你怎知她不是借药发挥?”漫天妖神色漠然,没有一点同情。 楚倾瑶走过来,“我帮她看看。” “丫头,过来,”漫天妖手一伸,就把她拉开。 楚倾瑶抽回手,“花娘要是被人下药,根本就是身不由己,她是无辜的。” 漫天妖不满的瞥了眼花娘,“最近一天,在路上遇到什么人了?” 逆风想了想,“因为百里之内都是毒门的地方,人烟稀少,好像……只是碰到了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。擦身而过时,她好像还碰了花娘一下。” “废物!亏你还是开药铺的,被人下药了都不知道。” “门主,是我粗心了。能不能请大小姐替花娘看看?”逆风露出一抹苦涩。 不等漫天妖同意,楚倾瑶已经过来,“把她扶到床上,我给看看。” “丫头,她是中了迷惑粉。”漫天妖声音冰冷,看向花娘的眼神毫无温度。逆风一惊,无力的垂下头。 原则上来说,迷惑粉并不属于毒药。但它能激化你的情绪,不断扩大你心里的想法。甚至于一些平时不敢说不敢做的事,全部肆无忌惮的发泄出来。 “门主,花娘因为体质柔弱,才会这么容易被控制。”逆风试着解释。 “逆风,你别告诉我,你管理济世药铺这些年,会不知道迷惑粉的作用。你把她带走,让她好好反醒。”漫天妖厌恶的看着花娘,“如果你管不住自己的女人,就带她一起离开毒门。” 说白了,花娘今天说的都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,迷惑粉也只是让她有胆量说出来而已。 逆风脸色一白,“门主,花娘不是……” “滚!”漫天妖有些不耐烦,如果不是看在这些年花娘为毒门牺牲太多,今日她非死不可。 逆风抱起花娘,失落的走了。 “漫天妖,花娘也没说什么,她这些年也不容易。”楚倾瑶觉得漫天妖太严肃了。 “丫头,花娘的心思,我一直知道,本以为她已经是逆风的人了,会收起心思跟着他。没想到她如此不知足,早知她是这样的人,就不应该召她回来。” “逆风那么好,她早晚会感动的。”楚倾瑶劝道。 漫天妖冷哼,多少年了,逆风为了花娘,甘愿离开毒门不做核心弟子,就是为了陪她。可你看看花娘是怎么回报他的?***之后,还如此不甘心。这样的女人,就是没良好。 生气之余,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,“丫头,凌微雪回毒门,那是回家,可你说轩辕安在这住着不走,算是怎么回事?” 楚倾瑶笑了笑,“他对凌微雪应该是真心的,你别做棒打鸳鸯的事,凭白惹人记恨。” 漫天妖冷笑,“我讨厌姓轩辕的所有人。”话一出口,又猛的顿住,,他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,好端端的又提这个干什么。 “漫天妖,你想说谁可以指名道姓的说。”楚倾瑶鄙视的看着他,明明想说轩辕炙,还带上人家所有人。 漫天妖走过来,“丫头,我们说些高兴的。你说第一家医馆什么时候开张?” “当然是越快越好,李老已经过来了,我们手里又不缺人。”楚倾瑶有点小开心,“到时候,我也去坐诊。” “不行。”漫天妖扳过她的肩膀,“你不能去。”见楚倾瑶有些不高兴,他又改口,“如果遇到别人解决不了的,你再出手。我不放心你!” “好,那就全听你的。”楚倾瑶叹息了一声。 漫天妖嘻笑的脸上带着一抹愉悦。以后,丫头就是他一个人的丫头,好开心呐! 京城外,韩家暂住的庄子外,楚倾瑶立在树梢上,眺望着里面。 “丫头,要不我们进去看一眼。”漫天妖见她一脸落寂,心疼的很。 “好。”她知道庄子上只有少数的几个小厮,根本没有布置暗卫。 两人顺利的来到老夫人的院子,见她正坐在树下纳凉,虽然被丫环陪着,脸上却没一点笑容。 “老夫人,你给你摘了一串葡萄,快尝尝,甜甜的一点都不酸。”丫环递过来一粒剥了皮的绿葡萄。 “你们拿下去吃吧!我坐一会就好。”老夫人摇头。 好在此时韩夫人端了碟点心从外面进来,远远的就笑道,“母亲,我新做了糕点,您快尝尝合不合胃口?” “放下吧!我不饿。你说瑶儿是不是出事了?要不然怎么这么久都没来看我?”老夫人面露忧色。如果没事,瑶丫头不会不来。 韩夫人上前来,一边帮她捶背一边道,“我问过广道了,说是一直在忙着医馆的事,分不开身。母亲要是不放心,我就让他给炙王捎个话,让瑶儿回来一趟。” 一听说要跟炙王说,老夫人连忙道,“正事要紧,还是别说了。瑶丫头要是有时间,自己就回来了。” “母亲,瑶丫头是个孝顺的,我听说,京里新开了好多家医馆,都是她的功劳呢!”韩夫人一脸自豪。 “我是怕她像她娘那样,突然就离开了……”老夫人说着说着,就掉眼泪了。 韩夫人赶紧哄她,“母亲,瑶儿可是炙王妃,没人敢在炙王头上动土,您就放心好了。一会我跟清风说说,让他下次进城,去找一趟瑶儿。” 老夫人有些焦虑,点了点头,同意了韩夫人的话。 不怪她多心,是瑶丫头有一年多没来看她了。那丫头孝顺着呢,就算再忙,也不会一趟都不来。 韩夫人在这陪了一会,小厮过来说,老爷回来了,叫她过去。等她一走,老夫人也起身回屋。 “漫天妖,我想去见一见外祖。”楚倾瑶考虑再三,还是决定露一面。 “我等你。”漫天妖拍了拍她,“丫头,开心点,你这样子,怎么让老人家放心。” 老夫人进屋后,借口说自己累了,把丫环打发出去。却迟迟没上床,只是坐在桌子前发呆。她眼前闪过女儿的身影,终是没忍住,暗自垂泪。她已经失去了女儿,不想再白发人送黑发人了。 房门被人打开,又被人轻轻关上。老夫人叹了口气,“出去吧,我没事。” “外祖。”楚倾瑶的声音有些哽咽,快步过来,径自跪到老夫人面前。 老夫人一愣,看着眼前的陌生女子,“你是谁?你不是我的瑶丫头。” “外祖,瑶儿不孝,让您老人家跟着操心了。”楚倾瑶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,露出自己的容颜。 老夫人激动的看着她,然后猛的扇了她一个耳光,“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外祖?你跟我说实话,这一年多你到哪去了?” 楚倾瑶潸然泪下,知道这一巴掌根本不是责怪,而是出于一个长辈对她的日夜担心。她道,“外祖,瑶儿哪也没去,一直呆在京里,只是医馆的事情太多,抽不开身。” 老夫人红着眼睛看着她,许久才道,“瑶儿,你外祖虽然老了,还没糊涂,你这一年来根本不在京里。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,以后就别来看我。” 楚倾瑶见老夫人不停掉泪,往前跪行一步,想伸手替她掉干净,却被老夫人躲开。她不忍老夫人难过,只好说了实话,“外祖,我这一年来一直在毒门。” 老夫人脸色大变,最后叹了口气,“罢了,既然毒门找上了你,你躲也没用。” 听她的意思,似乎知道当年之事。 楚倾瑶道,“外祖早就知道我父亲是谁,对不对?” 老夫人端详着她的脸,“你虽然长得像你娘,但眉眼间还是会有那个男人的影子。当年要不是因为他,你娘又怎么会委屈自己,嫁给楚亦群?” 提起往事,老夫人心绪难平。她那么好的女儿,怎么就看上了毒门中人,否则以儿子的身份,怎么也能为妹妹寻个好人家,保她一生衣食无忧。 “外祖,也许我娘和爹是真的相爱。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保全我,委屈自己。”楚倾瑶也是一阵唏嘘,难过不已。加我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楚倾瑶只当没看见,蹙眉道,“帝凤鸣那边一直没消息传过来,就是从昆二嘴里没问出什么来,炙,你说我们是不是漏掉了一个人?”

她怕别人说她是残花败柳,怕别人说她配不上韩清逸。天知道,她真的是清清白白的身子,可是人言可畏啊!

她悠悠睁开眼睛,然后猛的坐起来,“鬼医!”

“到底是什么事?你怎么不说了?”楚倾瑶道,“是关于皇后的?”

“到底是什么事?你怎么不说了?”楚倾瑶道,“是关于皇后的?”只有你听见

渔夫看到帝凤华,急忙起身,“见过二少爷。”

第757章海外的势力 夏浅眸看着楚倾瑶,半天没言语。似乎想要分辨出,她是不是在耍什么诡计。转念一想,在这大海之上,她一个女子,就算再有能耐,也没地方施展。 这才稍稍安心,故意挺了挺.身板,居高临下的看着楚倾瑶。 “炙王妃请说。” 楚倾瑶淡然的坐在那,她现在只要宝宝舒服就行。开口道,“我不知道你身后的势力是谁,也不知道是谁非要逼你嫁给无双。但我知道,他们一点都不在乎你,也不管你会不会幸福。” 夏浅眸脸色微变,正好被一直观察她的楚倾瑶捕捉到。 她继续道,“你之所以那么着急的想要杀掉无双,是因为你反对不了这门亲事,才想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招术。难得无双与你有同样的心思,都不想受命运摆布,与不喜欢的人成亲。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联起手来,一想推掉亲事?” “联手?怎么联手?”夏浅眸有些激动,“东方无双只是个太子,他连他那个皇帝老爹都左右不了,谈何对付我身后的势力?” 她眸子里带着嘲讽,仿佛楚倾瑶的话非常可笑。 楚倾瑶看着她,“姑娘叫什么名字?不如将你的来历说说,然后我们一起研究研究这个计划。只要计划周全了,绝对可行。” 她淡笑的坐在那里,打量着夏浅眸,虽然隔着轻纱,依然能够看出她姣好的容貌。夏浅眸被她看得有些不自然,侧开了身子,暗瞪了她一眼。 “我叫夏浅眸,其他的,等我认可了你的计划再告诉你。” “浅眸这名字极好,浅浅的一回眸,便醉了谁的目光。”楚倾瑶脸上带笑,说得夏浅眸面纱下的脸,倏地发烫起来。 见她如此,楚倾瑶便知道,她定是想到了心中的男子。不由加了一把火,“只要计划一成功,你就没了后顾之忧,就可以和心上人双宿双飞。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,浅眸姑娘不如考虑考虑。而且以后,我们这一方的势力,也会坚决的站在姑娘身后。” 夏浅眸心思微动,还是摇了摇头。 在她眼中,夜染大陆的势力太弱了。 虽然她没杀成东方无双,也摸清了他的底细,就他的身手,要是放在海外,根本挤不进一流高手行列。 “王妃是不是把自己这一方看得太重了,东方无双在我手里,都没有活命的机会。” 楚倾瑶眸色微凉,“那为何姑娘从尊门一直追到昆仑境,他还活得好好的?” “他那哪是活得好?分明是你们救了他,要不然他早死了。” “可他没死,我敢说,就算再重新让你去追杀他一次,他依旧能活着走出你的追杀范围。你不要看不起我们,如果海外的势力真有你想的那么厉害,素御天又怎么会落荒而逃?” 夏浅眸脸上现出一抹怒容,“还不是你们以多欺少,仗势欺人?” “姑娘为何不说是他做事太绝,惹起了公愤?” 夏浅眸有些气愤,“我说不过你,但是你如果不能说服我,我马上就派人去把东方无双绑过来,他来了会发生了什么,你心里应该有数。” 楚倾瑶冷笑,“姑娘想这么做,我也拦不住。但你还是惦量清楚了,你现在与你身后的势力生了异心,要是再得罪了夜染大陆,想想你的处境吧!我看你能带着你的心上人,躲到什么地方去。” 夏浅眸冷着脸起身,在船舱里走动。过了半晌,又重新回到座位上。 “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办法,可不可行?” “我只相信事在人为。” 夏浅眸还有些犹豫,外面有人走下来,对着她道,“小姐,发现了几艘大船正在靠近,应该是来拦截我们的。” 夏浅眸有些意外,震惊的道,“没想到他们的船竟然也这么快。” “小姐,船上有旗,是浮云宗。”又有一人下来。 楚倾瑶见夏浅眸看向她,无所谓的道,“浮云宗是我的人,你可以把我推出去,威胁他们,让他们退后。” 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夏浅眸有些被激怒。 她还头一次发现,竟然有人不怕死。 “你都敢把我控制在手里了,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?”楚倾瑶面色淡漠,“如果姑娘不同意我的提议,非要去找东方无双,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?” 楚倾瑶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“姑娘可以运功试一下,看看心口会不会疼?” 夏浅眸一惊,匆忙调动内心,只觉得心口针扎似的疼起来。大惊失色的道,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 “下毒。”楚倾瑶冷笑,“你也别想着我会交出解药,我既然敢只身上船,就没想过要活着下去。” “你……我要杀了你。”夏浅眸冲向楚倾瑶,想要控制住她。 楚倾瑶向旁边闪了闪,夏浅眸虽然没了内力,身手还是很快。 只一下,就将楚倾瑶抓住,楚倾瑶面色不动,“姑娘如果想全身流脓溃烂而死,大可以现在就杀了我。我实话告诉你,素御天的毒就是我下的。” 夏浅眸一个哆嗦,素御天是他舅舅,他当初逃回去的时候,她只看了一眼,就跑到外面吐得天昏地暗。那模样也太惊悚了,下.身全是白骨,没有一丝血肉。 连他的那张脸也毁了,被毒药腐蚀得坑坑洼洼,根本没有一点人样。 到现在她都好奇,一个人都成那样了,为何还能活着。 她还正值韶华,可不想变得人不人鬼不鬼。她道,“如果我与你合作,你当真会给我解药?” “自然是真。”楚倾瑶道,“如果容貌毁了,姑娘还谈什么与心上人双宿双飞。到时候,怕是他再喜欢你,也敌不过现实。” 夏浅眸咬了咬牙,“炙王妃,我就信你这一次,要是你敢骗我,我一定杀光和你有关的所有人。” “永远也不会有那样的一天。” 楚倾瑶眸色微动,只要撬开夏浅眸这个突破口,他们就可以找到境主。这一次,一定要彻底解决了他。 “给我解药。”夏浅眸伸手。 楚倾瑶摇头淡笑,“我可以给姑娘暂时性的解药,半个月服用一次,等到合作结束,再交出最后的解药。” 夏浅眸虽然不愿意,也知道没资格谈判。 她有些无奈的道,“王妃不打算出去,见见你的人吗?” “自然要见。” 楚倾瑶走在前方,步子微缓,神情自然,当她们登上甲板,看到浮云宗的船已经追了上来。一共是三条大船,胡铁站在最前方的甲板上。 一看到楚倾瑶就大声道,“宗主,属下来晚了,让宗主受委屈了。” “胡铁,我没事。”楚倾瑶看向夏清眸,“如果姑娘有时间,不如与我上岸一叙。” “东方无双在那里?”夏浅眸的语气有些焦躁,看样子是不想见到无双。 “既然决定要合作,你们也总要见面。你放心,无双和你一样,已经有了心上人。” 夏浅眸心下大定,对着身后道,“掉头,在昆仑境靠岸。” 回来的时候,他们正好碰到了七杀站在素医阁的船上。一看到楚倾瑶,七杀就飞了过来,自责道,“王妃,你没事吧?” 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楚倾瑶说完,七杀还是把她拉到一旁,敌视的看着夏浅眸。 夏浅眸暗瞪了他一眼,七杀只当没看到。 船只靠岸,楚倾瑶刚一下船,红檀就哭着扑过来,“王妃,你总算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。” “我自然没事,红檀,你这是瞧不起你家王妃。”楚倾瑶笑道。 胡铁站在船上问,“宗主,我们该怎么办?还请宗主指示。” 见胡铁一脸紧张,楚倾瑶道,“我和浅眸姑娘商量之后已经决定合作了,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。胡铁,散了吧,该干嘛干嘛去!” 胡铁拱手一礼,回头吩咐另外两艘船离开,他自己则在大船的甲板上站着,看样子是没打算走。 就算宗主说了双方要开始合作,他也信不过这些人。前一刻还劫走了宗主,喊打喊杀的。这态度转变得太快,难以让人相信。 楚倾瑶一直没回头,自然不知道胡铁走没走。她带着夏清眸坐上马车,很快就回到了府上。 到了会客厅,红檀麻利的上好茶水,又洗了两碟水果送上来。楚倾瑶道,“七杀,去找人把无双的穴解开,让他过来。” 她点了无双的穴道,到现在还没到两个时辰。 七杀走到房门口,让一名暗卫过去,自己又折了回来。 在海上折腾了那么久,楚倾瑶也有点累,她喝了一口茶,开口道,“浅眸姑娘,可否给我讲讲海外都有哪些势力?我们也好早做准备,确保计划万无一失。” 夏浅眸犹豫了,她自然知道自己说出来之后,代表了什么。 她宁可杀了东方无双,也要反对这门亲事,却从来没想过要把海外的事情告诉夜染大陆上的人。 她的脸色接连变了几变,挑能说的说了出来。 “海外,也和夜染大陆一样,分为各方势力,每一方势力都占据着一个岛屿。素御天是我舅舅,我也是在他逃回去之后,才知道,我还有这样一个亲人。” “他果然逃回去了。”七杀说得愤恨。快看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她想在死的时候,一直想着他,就好像他还在身边。因为想着韩清风,仿佛肚子都没那么疼了。

轩辕炙提着食盒回来时,就见楚倾瑶蔫蔫的靠在床上,一脸的昏昏欲睡。

楚倾瑶伸手把老夫人眼角的泪珠拭去,“外祖,你别哭了,你先告诉我,你是听谁说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