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hy4306w规格书,芯片规格书 英文,灯具规格书怎么做,f5灯珠规格书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 11:54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204章你等我回来 北宫子鸢在宫里住下后,立刻有一道八百里加急的旨意飞往极北。当楚亦群听说皇上召自己回京后,激动得痛哭流涕才把旨意接了。 皇上在圣旨上点明了要他即刻动身,楚亦群捡了两件换洗的衣服,坐上送他回京的马车直奔京城而去。 虽然不知道皇上为何忽然想到他了,但能回来总归是好事。天知道他在极北这几年是怎么过的,虽说后来因为楚云暮参军,他也不用再出苦力。可这里的日子哪是人过的? 他做梦都想回京,没想到终于盼来了这一天。因为走得匆忙,也没时间去周姨娘坟上支会一声。心里暗道了一声,周姨娘,对不住了,反正你也无儿无女,在哪埋骨都是一样。 轩辕炙赶到信上所说的地点,找遍了整个村子都没找到二皇子。向村里人一打听,说是村民确实救了一名男子,只是男子好像撞到了头部,以前的事全不记得了。前两天还看到他在村头坐着呢!好像从昨儿起就没看到。 轩辕炙虽然着急,也排除了二皇子被杀的可能。二皇子身手不错,就算撞坏了脑子,身手总该还在。如果有人要杀他,他肯定要反抗,一交手村里就会听到动静。 “你们去村外再搜一搜。”轩辕炙觉得失了忆的人,不应该自动离开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住哪去。 刚说完,就见七杀一瘸一拐从村外进来,身上还有未干的血迹。 七杀看到王爷亲自过来,赶紧跪下请罪,“王爷,七杀罪该万死,来的路上被人拦截,伤了腿,只好躲在野外养伤。连累王爷亲自跑这一趟,属下有罪。” “腿都要废了,赶紧起来。”见七杀平安归来,轩辕炙松了口气。 七杀站起来,腿因为这一跪,伤口好像抻开了,疼得真龇牙。还是问道,“王爷好像是从村里出来的,怎么没见到二皇子?” “人不见了。”轩辕炙有些不安。 侍卫正要散开,就见远处烟尘滚滚,似乎来了好多人。轩辕炙眉眼一立,让侍卫先停下。待那些人到了近前,为首一人对着轩辕炙道,“炙王,交出二皇子,饶你不死。” 轩辕炙冷沉的目光下,心情更加糟糕,这人一开口就暴露出二皇子不在皇上手里,那人到底去哪了?难道还有其他的势力也在找他?他心下一惊,想到了二皇子的外祖。 望着眼前明显是皇羽卫的三四十骑,轩辕炙一声怒喝,“杀!”伴着话音同时落下的是骏马惨痛的嘶鸣。他长剑一扫,已经砍断了马腿,马背上的首领刚要弃马跳下来,已经被他一剑穿心。 他带来的人有样学样,转眼就砍倒十几匹马,双方一交战,立刻有人发现七杀腿脚不太灵活,所以便成了皇羽卫重点关照的对象。 七杀愠怒,真当他是软柿子来捏了?他紧绷着脸,手上的剑式如同匹练一般连绵不绝的施展开来,就像腿上的伤一点都不影响他发挥一般。 就在他马上就要取了一人脑袋时,另一人的长剑已经直刺他的伤腿。他心下大怒已经做出决定,要用一条腿换一条命。 当眼前的人头落地,他听到身侧也是一声惨叫,就见王爷已经替他杀了那人。轩辕炙不悦的训斥,“你要是敢把腿弄废了,本王就送你进宫当太监。” 七杀一个颤抖,他要是当了太监还不如死了好。 轩辕炙剑如龙蛇狂舞,所向无敌,被他攻击的皇羽卫只来得及看到一片残影,就已经没了呼吸。这场战斗结束得很快,半个时辰不到,皇羽卫全灭。 这边打仗的动静很大,村民们虽然听见了,却没人敢出来。轩辕炙让人打扫战场,将尸体挪到一处,一把火烧光。又命同来的五名暗卫留下来继续寻找二皇子,只带了七杀回京。 七杀毕竟是他的随身暗卫,腿落了残废总是不好,所以他想带七杀回府,让楚倾瑶帮着看看。 暗卫又在这附近搜了三天,实在找不着线索才不得不离开。等这些人一走,在一间空置的地窖里钻出来两个人,凝望着暗卫离开的方向。 许久,一个道,“二殿下,走吧!” “好,去滇南。”这人正是二皇子轩辕火。只见他目光清冷,狠狠瞪着京城的方向,嘴角边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,父皇,你等我回来找你! 因为在村里呆了一段时间,他知道村民喜欢将自家养的牛马栓在村外树林里觅食,到了晚上再牵回来。轩辕炙来了之后,在村头又是杀人又是放火烧尸,早把整个村的人都吓懵了,就算记得这些牲畜,谁也没胆出来。 所以两人很容易就找到了代步的马匹,直奔滇南方向而去。二皇子的母妃出身滇南寒家,寒家家主寒修远手握十万重兵,是驻守在滇南的大将。 寒修远在滇南多年,因戍守有功,很受百姓爱戴。皇上每年都会封下不少赏赐,让他渐渐成为雄霸滇南的一方势力,被百姓暗中称为滇南王。 玖月国都城。 花惜陌决定今晚夜探皇宫,被方简拦住,他说,“掌门师兄,这两天我们发现太子府的人也在暗中搜城,我觉得应该和东方瞬碰下面,如果他也在找妍儿,宫里由他出手比较好。” 花惜陌想了想,也觉得这法子稳妥。妍儿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,可千万不要出事。他瞪着通红的两眼,抬脚就走,方简知道他是听进去了,忙跟在后面。 两人到了太子府,把名号报上去,没多久就被请进太子的书房。 “古武门花惜陌(古武门方简)见过太子殿下。” “免礼,坐吧!”东方瞬认识方简,所以特意多看了他两眼。见两人形容枯槁,极度憔悴,便知道妍儿还没找到。 “贸然来访,还望太子殿下莫怪。实在是有一事需要太子殿下帮忙。”花惜陌直接了当的说出来意。 “掌门人请说,如果能帮上的我绝不推辞。”因为妍儿的缘故,东方瞬对花惜陌很客气。 “舍妹花千妍大概一个月前来了都城,却忽然失踪了,我们已经找遍了都城,但宫里我们进不去,不知道太子殿下能不能帮忙查查?” 东方瞬痛苦的道,“实不相瞒,我也在找妍儿,我可以保证,妍儿绝没在宫里。我查到她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定王府,被人救走后便没了消息。” “可知道救走她的人是谁?”花惜陌很焦急。 “不是请妍儿来给定王看病吗?怎么还需要人救,难道你们的本意是想囚禁她不成?”方简愤怒。 “这里面的事,等找到妍儿我再和你们细说,我只能保证,我不会害妍儿,同时想害她的人,我也会一个一个除去。”东方瞬在一瞬间释放的杀机让花惜陌吃惊,也许东方瞬是真的在意妍儿。 可他绝不会同意。 这才刚跟皇室扯上一点关系,妍儿就下落不明,皇室太可怕了!他的妹妹那么单纯,根本不适合皇宫。 “太子殿下真不知道是什么人救走了妍儿?”他收回神思。 “我不知道。”前几天,东方瞬特意去找过东方炎月,逼问到底是谁救走了妍儿。可炎月一口咬定,她不认识那人。 花惜陌的心彻底沉了下去,都城可是天子脚下,如果连太子都找不到人,他该找谁要人去?他沉思着开口,“我有个不情之请,能不能请太子殿下再帮着查查救走妍儿之人长什么样,这样也好有个方向。” 东方瞬早就想到了这点,可定王府的人都说天太黑没看清,线索到这里就断了。 花惜陌起身告辞,东方瞬歉意的道,“此事是因我皇室而起,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 花惜陌转身,“我只要妍儿平安无事。” 交代有什么用?一纸空话,及不上妍儿的一个笑颜。他嘴上不说,心里已经恨上了皇室,妍儿无事便罢,若真有事,皇室中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。 贺兰唏和楚云暮从炙王府出来后,便将花千妍失踪的消息告诉了瑜副将。瑜副将二话不说,牵来一匹马就要走。 “你站住,你毛毛躁躁的急什么?你去和我爹告假,然后带上我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贺兰唏歉意的看向楚云暮,“云暮,千妍是我的好友,她出事了我不能不管。” 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虽然有瑜副将跟随,楚云暮还是不放心。 贺兰唏摇头,“你父亲就要回京了,你还是留下来好。如果千妍没什么事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她翻身上马,对着瑜副将一点头,“我在城门处等你。” 妍儿出事,楚倾瑶比谁都着急,只盼着轩辕炙早点将二皇子接回来,好让她有时间去玖月国。在古武门的三年相处,她早已把妍儿和惜陌当成了亲人,如今妍儿有事,她如何能不急! “王妃,已经传消息到玖月国那边,让咱们的人帮着找了,但咱们的人不能暴露身份,只能在暗处找。”七绝算算日子,确信消息已经传到那边了。美N小说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见他脸红脖子粗的模样,楚倾瑶大笑起来,这个黄将军,倒真是可爱!

花惜陌心不在焉的吃了一碗粥,非要去找容秋雅。花千妍劝不住,给他指了方向,就去找楚倾瑶。

楚倾瑶下意识的摸了摸腿,歉意的送上自己的红唇,“炙,你个傻瓜,我这次去只是打听一下消息,真的不用你去。”

今晚无月,如果不是两人都习得功夫,在这高山险境,就真的是寸步难行。

“魔鬼!”陈音音实在忍不住了,还是骂了一句。

红檀从地上爬起来,顾不得疼痛,立刻扑过来,“王妃,是奴婢的错,奴婢该死。”

确定了他的身份,楚倾瑶道,“跟我来。”

第***3章全部都该死 果然没过多久,他们就遇到了一条小船。 小船上的人,对着大船做了几个手势,大船又继续前进。就这样,当他们遇到第三条小船后,已经确定了境主那艘大船行驶的方向。 他们在船上跟了两天一夜,远远的看着大船靠岸。因为担心再跟过去,会被发现,只好就近上岸。 上岸之后,发现附近根本没有人烟,看来这里是一处荒岛。 等他们赶到大船停靠的地点,发现船早开走了,四周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 岸上只有丛生的杂草,和高耸的树林。大家分散着四处寻找,很快就发现了一条被人踩踏出来的小路。 小路蜿蜒着,一直停到一处山洞外。 山洞很深,每隔几十米远,都有一支插在石壁上的火把。微弱的光亮,将本就潮湿的洞穴显得更加阴森。 大家刚一进去,楚倾瑶的眉头就蹙了起来,好浓重的血腥味。她的心一沉,不会是那孩子已经…… 她脚下加快,不敢再想。 越往里走,血腥味越大,到了最后,胡铁实在忍不住,一边用手捏着鼻子,一边道,“宗主,怎么这么大股血腥味?这得杀多少人啊?” 众人的心俱是一紧,步子更快。 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哭声,“是孩子,一定是孩子。”白谨惊呼。 “我们快点过去。”楚倾瑶很是焦急。 当大家走到尽头时,一眼看到地上那个一丈见方的血池。 血池边缘,倒着一排毫无生息的婴儿。小小的胳膊上都被划出了一道鲜红的血口子,红色的血液正顺着手臂落到池子里。 稍远的地方,还有不少看起来稍大一些的孩童,看模样,有的已经两三岁了。这些孩子似乎被吓到了,早就哭哑了嗓子。看到有人来,也只是惊惧的发出低低的呜咽。 血池中间正端坐着一名男子,全身都被血液浸泡,早已看不出衣裳的颜色。尽管这样,楚倾瑶还是一眼认出,此人正是境主。 此时的境主,全身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,脸色更是被血色映衬得猩红骇人。使人只看一眼,就心生恐怖,疑似遇到了地狱中的嗜血恶魔。 看他的模样,似乎正在修炼什么邪功。 境主睁开冰冷阴寒的眸子,轻蔑的看了眼众人,便再度闭上,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。 楚倾瑶手指一动,就将一瓶腐蚀性极强的毒药倒进了血池,然后对着七杀道,“先把孩子抱到安全的地方。” “素御天,你这个魔鬼,你到底对孩子们做了什么?”白谨气愤难当,弯腰去看正在被放血的孩子。 然后猛的一个吸气,这些孩子,已经回天乏力,没救了。 顿时难过的红了眼睛,愤怒的盯着境主。 “素御天,你个作恶多端的魔鬼,我今天就让你不得好死!”她飞起身形,挥动长剑就刺向了境主。 “皇姐,先救孩子。”楚倾瑶一边阻止,一边对着镜主打出两把银针。 本来已经闭上眼睛的境主,猛的一个睁眼,直接伸手捏住白谨的剑尖,咯嘣一声脆响,直接捏断。 白谨一身惊呼,就被境主扬起的血水击中,身形急急的向下坠落。 “皇姐!”楚倾瑶甩出一根长绳,堪堪缠住她的腰,在她落下去之间,将她扯了回来。 血水将她的衣衫腐蚀出了好几个大洞,显得有些衣不蔽体。慌乱之余,楚倾瑶在系统中随手拎出一件长衫给她。 她见七杀和胡铁三人,已经将稍大一些的孩子移到了远处。摇头道,“先把孩子们送出去,要不然一会打起来,还是会害了他们。” “宗主,境主现在明显是在修炼邪功,机不可失啊!”胡铁不甘的望着境主,“只要我们同时出手,一定能将他打死。” “炙王妃,我们动手吧!”帝凤华艰难的看了一眼那些孩子。他们都是境主的血脉,不如一网打尽。 楚倾瑶看了眼这些可怜的孩子,虽然境主作恶多端,可毕竟稚子无辜。她真的不忍心,看着他们死在这里。 她道,“先送走他们。” 七杀不再犹豫,长臂一拢,直接抱起了四个孩子,飞快的向外窜去。 胡铁也学他的模样,抱起孩子就走。帝凤华白谨和楚倾瑶,几乎同时弯腰,也是一人抱了四个孩子,健步如飞就往外冲。 两趟之后,洞里的孩子已经全部被送了出去。 进来的路上,楚倾瑶从系统中拿出一把长弓,问七杀,“你的箭法怎么样?” “属于以前专门练过。”七杀接过弓箭,第一个冲到了血池旁边,动作麻利的搭弓射剑。 楚倾瑶等人也是齐齐举起武器攻向境主,眼看着境主就要身死之时,他忽然自血池中冲了出来。 一双寒光四射的血眸,愤怒的瞪着众人。 “你们,竟敢打扰本尊,全部该死!”他一挥衣袖,卷起血池中的血水,以滔天之势向着冲人袭来。 因为血水里被放进了腐蚀性的剧毒,大家不敢对抗,仓皇而逃。 境主跟在他们身后,踏着沉重的脚步,一直追到了外面。大家早出来一步,将前面救出来的孩子挡在了身后。 当众人的目光落到境主身上时,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。他下半身的血肉已经被腐蚀掉了不少,露出森森的白骨。 可他就像感觉不到疼一般,四下打量,当他看到众人身后的孩子们时,明明前一刻还怒不可遏的双眼,忽然就变得惊喜起来。 他冲过去,一掌挥开白谨,抓起一个孩子,急不可耐的咬了下去。 随着孩子的惨叫声,他的喉咙一下一下的滚动,他……在吸食孩子的血液! “你个畜生!你快住手。”白谨对着他怒吼。 “动手!”楚倾瑶长剑一翻,直接就刺了过去。 境主将手中的孩子向她抛来,口中发出不满的怒哼。在楚倾瑶躲闪之际,他已经抓起了第二个孩子,又咬了下去。 几人同时出剑,眼看着长剑就要将境主穿透,他忽然抓起地上的孩子向大家扔来。 大家怕伤到孩子,只好伸手来接。楚倾瑶接住一个孩子后,手上已经多了一瓶麻醉剂,二话不说,对着境主就泼了过去。 境主发出一声不甘的吼声,内力外放,将前面楚倾瑶打到他身上的两把银针全部震了出去。 一时间,银光飞射,众人急躲。 好在银针都是向着众人飞来,并没有殃及地上的孩子。 “楚倾瑶,我本来已经打算放过你了,既然你不知好歹,那就受死吧!”境主身形飘忽诡异,挪腾之间,就冲了出来,身上连一滴麻醉剂都没沾到。 楚倾瑶神色一变,挥剑迎敌。 “敢坏本尊的好事,本尊现在就送你去与炙王团聚!”境主一脸气愤,眼中都是阴冷的寒光。 当初他与轩辕炙一战,中了算计。 那把匕首是他送给心爱之人的,没想到,却被轩辕炙抹了剧毒。不知道是不是剧毒的原因,他身上的伤口,到现在都没愈合。 他在古籍上寻到一法,与他所练的功夫大相径庭,就是用童男童女的血来泡够二十四个时辰。中途不可停顿,否则就会功亏一篑,还辈子永远都好不了。 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楚倾瑶他们刚闯进来时,他就会大开杀戒。 平日里,他为了练功,便想了一个遮人耳目的法子,在后殿养了成百上千的女人。再让这些女人不停的为他生儿育女,等孩子生下来,再残忍的杀害。 楚倾瑶长剑已经到了他的面门,他不退反进。 一声厉啸,单手握住剑刃,挡住了她的攻势。同时抬起一脚,向着楚倾瑶踢去。 “王妃!”七杀大急,想要来救,已是不及。 “宗主!”胡铁惊呼。 楚倾瑶果断松剑,身子一个侧翻,向一旁躲去。 “幼稚!”境主手上用力,将夺来的长剑用力掷出,目标正是楚倾瑶。 “阿楚!”楚倾瑶只觉得旁边人影一闪,已经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 她惊喜的抬头,正好看到轩辕炙一个漂亮的回身,踢飞了长剑。他抱着她,“阿楚,你有没有事?” 她摇头,满脸喜悦。他来得那么及时,她怎么会有事! 他放手,将她拉到身后,“阿楚,一会你躲到安全的地方。这是我和素御天之间的战斗。” 境主疑惑的看向轩辕炙,眸光越来越危险,越来越愤怒。原来这么久了,他一直被人当成猴来耍。 可恶! 轩辕炙,楚倾瑶,你们全部该死! 他似乎猜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,怒声道,“你是轩辕炙,对不对?你还没死?” 轩辕炙伸手揭下脸上的面具,露出本来的那张脸,“你这个败类还活着,我怎么可能会死?素御天,我只想问你一句,我母妃是不是你杀的?” 境主脸色大变,“是又怎样,你还想替她报仇不成?你有这个能耐吗?” “素御天,我母妃当年真是瞎了眼,会看上你这个卑鄙的小人。”轩辕炙目光冷漠,尽是嘲讽。 “背叛我的人,全部都要去死!”素御天恶狠狠的眸子里,带着暴虐。加我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她忍着泪意,扬起笑容,”贺兰唏,你看到我们是不是很高兴?”

她忍着泪意,扬起笑容,”贺兰唏,你看到我们是不是很高兴?”

七杀道,“没有。属下问过七绝,他说当时并没有封城。说刺客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,一脸阴狠,就像王妃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。”

楚倾瑶点了点头,看来炙这个爹当的还挺合格。

漫天妖看了她一眼,“凤舞,你若想回去,我送你。丫头他们走得会很慢,孩子小也没事。现在天气还没冷,正适合上路。”

宇文天清猜到了他就是宇文景瑞,写信把这一切告诉给云暮。云暮命人接她回宫,重新送她出嫁,成为东方铎名正言顺的王妃。

黄万和从外面一进来,就给轩辕炙和楚倾瑶行礼,然后看都没看北宫罗兰,就站到了一旁。